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林业 >>玄学对陶渊明及其田园诗的影响

玄学对陶渊明及其田园诗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7-10-12 11:02来源:网络

  摘要:东晋诗人陶渊明生活在玄学盛行的时代,其人其诗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玄学的影响,但他能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独辟蹊径,开拓了田园诗这个新的诗歌题材。他为人率性任真,作诗崇尚自然,人格诗风浑然一体,为他人所不及。

  关键词:陶渊明田园诗玄学率性任真崇尚自然
  
  一、引言
  
  东晋诗人陶渊明一生留下来的诗并不多,只有一百二十多首,跟很多其他中国古代的大诗人不能相比。苏东坡说白居易“乐天长短三千首”,陆游则说自己“六十年间万首诗”,杜甫李白也都有八九百首流传下来。[7](200)但是千百年来,无论社会如何更替,人们的思想以及美学观如何发展,陶渊明其人其诗始终是各个时代诗人和文学评论家们研究的一个重要对象,关于他的研究资料汗牛充栋。其中部分原因固然是日常生活和自然景物作为诗的描述对象,加上自己对生活的思考,清新自然,天然雕饰,在“于时篇什,理过其辞,淡乎寡味”[6](38)的时代独树一帜,并对后来的田园诗起了开拓奠基的作用。更重要的原因是生活在一个动乱的年代,他清高耿介,率性任真,曾五次出仕,又因不惯世风恶习,自动离职。明人王圻曾说:“陶诗淡,不是无绳削,但绳削到自然处,故见其淡之妙,不见其削之迹。”[5](254)
  魏晋时期,玄学是当时主要的哲学思潮。它以《周易》,《老子》和《庄子》这三部儒家和道家著作为经典,以道家思想为基础,否定了汉代独尊儒学的传统,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认为儒家教义改变了人的性情,束缚了人的自然欲求,应反叛礼教,追求自我。
  玄学富有思辨性,其内部存有不同的派别,在各个发展阶段都有自己的主流主张,其中的一个主要思想就是崇尚自然。玄学家王弼在《老子注》里解释说,“天地任自然,无为,无造”,郭象注《庄子•逍遥游》道,“天地以万物为体,而万物以自然为正。自然者,不为而自然者也”。[5](160)“自然”是“无为”,“无造”。在竹林名士阮籍和嵇康主张的“越名教而任自然”里,“自然”指未进入社会关系,未受社会礼法规限的个体的自然而然的,因而也是自由的存在状态。[2](286)“自然”就是“真”,与“伪”对立。后来,魏晋人把这个抽象的哲学概念赋予了具体的意义,把实在的田园,山水也称为自然。[5](161)万物自然而然产生,变化;人应顺乎自己天性,返朴归真,率性任情地生活。陶渊明生活在这个时代里,不可能不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
  
  二、率性任真其人
  
  幼年时的生活环境和生活阅历培养了陶渊明对大自然的热爱和率真的性格,“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1](81)“少学琴书,偶爱闲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见树木交荫,时鸟变声,亦复欢然有喜。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8](529)在《五柳先生传》里,他给自己画了一副自画像:“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8](502)
  做彭泽令期间,因为爱喝酒,“公田悉令吏种秫稻,妻子固请种�,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8](607)沈约在《陶潜传》里记载了陶渊明的几件轶事,最能看出他的率性任真:“潜不解音声,而畜素琴一张,无弦,每有酒适,辄抚弄以寄其意。贵贱造之者,有酒辄设,潜若先醉,便语客:‘我醉欲眠,卿可去。’其真率如此。郡将候潜,值其酒熟,取头上葛巾漉酒,毕,还复著之。”[8](609)从记录了魏晋名士言行的《世说新语》里,可以看出这样的名士风度很是盛行。
  陶渊明曾因为“亲老家贫,起为州祭酒”,但“不堪吏职,少日,自解归”。他明白告诉亲戚朋友说自己做官就是为了能挣点钱回去盖几间房子,“聊欲弦歌,以为三径之资,可乎?”[8](607)在士隐成风的晋代,他并不故作清高,耻于做官,只是因为当时社会风气与己不容,不想牺牲个性,委曲求全。北宋文人苏轼极为推崇陶渊明,他说:“陶渊明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取之为高;饥者扣门而食,饱者鸡黍以延客。古今贤之,贵其真也。”[5](251)
  
  三、回归自然其诗
  
  从旁人对他的评价和传记里可以看出陶渊明是个狂放不羁,率性任真的人,他自己也说自己“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8](460)“性刚才拙,与物多忤”,[8](529)与官场上的风气格格不入,而且自己的志趣完全不在这里,所以他一生五次出仕,每次时间都不长,不堪“心为形役”,自动解职。即使在仕的时候,诗里诗外也处处流露出行役之苦,思亲之切,失去自由和个性的苦闷:“静念园林好,人间良可辞”,[1](44)“商歌非吾事,依依在耦耕”,[1](46)把自己比作笼中鸟,网中鱼,“误入尘网中”,所以“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1](75)一旦解脱了“口腹自役”之苦,立刻就如羁鸟飞回旧林,池鱼游回故渊。一篇《归去来兮辞》把急于挣脱樊笼回归自然的热切和到家之后看到故情故景故人的欣喜挥洒得淋漓尽致。
  在归田前期,基于“复得此生”的欣喜和尚有薄产的家业,他确实是生活在一个淳朴宁静的世界里,这段时间所写的诗,以众所周知的《归园田居》五首为代表,对这世外桃源般生活的描述随处可见,象一幅幅恬静安谧的田园风景画,“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1](81)虽然要辛苦劳作,有时候还会因为缺乏耕作经验,庄稼长得不太好,“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1](83)但身心是愉悦的,自由的。收成好的时候,还有自家酿的酒可以喝:“园蔬有余滋,旧谷犹储今,营己良有极,过足非所钦。春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1](52)农闲时,耕种之余,可以看看书,弹弹琴,这该是最惬意的时候了:“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1](193)“衡门之下,有琴有书;载弹载咏,爰得我娱。岂无他好?乐是幽居;朝为灌园,夕偃蓬庐。”[1](208)除此之外,乡邻之间的其乐融融也与仕途生活大相径庭:“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农务各自归,闲暇辄相思,相思则披衣,言笑无厌时。”[1](98)这个世界好似与世俗社会隔绝了,“野外罕人事,穷巷寡轮鞅;白日掩荆扉,虚室绝尘想。时复墟曲中,披草共来往;相见无杂言,但道桑麻长。”[1](82)无论是生机一片的大自然,还是单纯质朴的农村日常生活,都给他一种称心适意的好印象,所以他心满意足了,“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1](130)愿意一辈子这样,“终死归田里”,即使死后也要“托体同山阿”,与自然完全合为一体。
  他不止一次提到“抱朴含真”,“抱朴守静”,对于他来说,保存精神的自由和个性独立远远比解决温饱重要,“饥冻虽切,违己交病”。[6](460)所以他在简单却不怎么富足的农村生活里如鱼得水,把自己自然淡泊的心性发挥到极致,以致在生死问题上同样顺其自然。他认为生死本是必然,“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1](224)“既来孰不去,人理固有终”,[1](101)“运生会归尽,终古谓之然”,[1](77)没有谁能逃得过,“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1](106)所以不留恋生,不惧怕死,该来的总要来的,反正“南山有旧宅”,坦然面对才是正理:“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1](106)
  
  四、结语
  
  任何一个社会人都不可能不受到时代的影响,陶渊明也不例外。生活在玄学盛行的年代,他的诗里或多或少不免有些谈玄说理的词句,但难为可贵的是他能够弃其糟粕,取其精华,在时人风靡以诗说玄的玄言诗之际,在有识之士感叹“建安风力尽矣”,“诗骚之体尽矣”[5](158)的时候,能够独辟蹊径,把无人注意的农村田园生活作为诗歌描写的对象,把自己任性率真的个性和热爱自然崇尚自然的愿望在诗里不着痕迹地结合起来,为中国诗坛开创了新的题材,为中国文人提供了一种生存方式。
  
  【参考文献】:
  [1]戴钦祥.山水田园诗传[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
  [2]冯达文,郭齐勇主编.新编中国哲学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3]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
  [4]李耳庄周.老子庄子[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07.
  [5]李文初.陶渊明论略[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6.
  [6]吕德申.钟嵘<诗品>校释[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6.
  [7]叶嘉莹.叶嘉莹说陶渊明饮酒及拟古诗[M].北京:中华书局,2007.
  [8]袁行霈.陶渊明笺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5.
  [9]袁行霈.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论话剧表演中的舞蹈手段及其在实践中的运用

下一篇:新技术环境下的“版权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