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林业 >>《挂枝儿》修辞初探

《挂枝儿》修辞初探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8来源:网络

  摘 要:由冯梦龙主编的《明清民歌时调集》记录了当时众多的俗语、口语。从广义、侠义的修辞来看,都有相当的研究价值。而且此领域的研究还处于开拓阶段,笔者从修辞格的运用角度来解析这部影响深远的作品,本文以《挂枝儿》为例,从常规修辞格,如比喻来分析作品内涵;另一方面,从对一些创新辞格的运用,如双关表现文章内容。

  关键词:挂枝儿 冯梦龙 修辞格
  
  歌谣曲词自古有之,而以书面形式留下的来的则不多见。多以世人传唱的形式为世人熟知,所以保留下来的则不多,所以冯梦龙编篡的《明清民歌时调集》在保存民间艺术上则尤显珍贵。笔者认为其中《挂枝儿》最为传神,所以这篇主要以《挂枝儿》探讨民歌的辞格运用。
  一、 常规修辞格
  (一)比喻
  比喻在古代作品中最为常见,见证了古人在诗歌,曲调中的一贯思维。而比兴也是中国诗歌思维的正宗。比兴属于“诗六艺”,最早见于《周礼•春官•大师》,到汉代和赋一起被称为《诗经》的“三用”。根据朱熹的说法“比者,以彼物比此物;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①,而现代陈望道先生关于比喻是作这样的定义:“比喻,又称“譬喻”,指思想的对象同另外的事物有了类似点,文章上就用那另外的事物来比拟这思想的对象”②。这里他揭示了比喻的三个基本的要素:本体、喻体、相似点。根据现代修辞学比喻的分类:《挂枝儿》的比喻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明喻
  明喻的本体、喻体都是明显存在,根据本体、喻体的特征,可以看出当时社会人文的风俗习惯,同时也反映出人们生活中习为常见的一些事物。如:
  (1)对妆台,忽然间打个喷嚏。想是有情哥思量我,寄个信儿。难道他思量我刚刚一次?自从别了你,日日泪珠垂。似我这等把你思量也,想你的喷嚏儿常似雨。〔想部三卷喷嚏〕
  从民间习俗来讲,由打喷嚏联想到恋人是思念,也是合乎常理的,而此诗中将喷嚏比喻为连绵的细雨,使整首诗顿起波澜。使她的一片痴情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冯梦龙在此曲后面曾幽默地批到“虽是无情之人,喷嚏亦不许打一个。”这首曲妙在构思奇特新颖,能从日常小事中生发出意蕴,并且敏捷准确地捕捉到这个极细致而又曲折的思绪变化。捕捉到了她性格敏感的一面。
  (2)闷来时取过象棋来下,要你做士与象,得力当家。小卒儿向前行,休说回头话。须学车行直,莫似马行斜。若有他人阻,隔了我恩情也,我就炮儿般一会儿打![咏部八卷•象棋]
  这里用了一连串象棋用于,比喻女子定情时的一番嘱咐,既有期待,也有告诫,言辞恳切态度鲜明,此篇妙在整篇一象棋设喻,贴切生动,精萃之至。
  (3)蜡烛儿我两个浇成一对,要坚心,耐久远,双双拜献神祗。说长道短一任旁人议。只为心热常流泪,生怕你变成灰。守着一点初心也,和你风流直到底。蜡烛儿你好似我情人流亮,初相交知道你是是个热心肠,谁知你被风儿引得心飘荡,这边不动火,那边又争光。不照见我的心中也,暗地里把你想。[咏部八卷•蜡烛]
  同是咏物抒情的诗,比起上首风格迥然不同,上一首很生活,而这首不由让人想起李商隐的“蜡炬成灰泪始干”,只是取义不同,第一首神祗前的对烛,寓意爱情誓言;而第二首则是风吹烛火飘摇不定的现象设喻,指责对方轻浮变心,更见新意,最后一句的 “暗地里”则非常贴切的诉出真情,可以看成这种譬喻方式有着委婉劝诫的含义。当然,在封建社会中,由于婚姻的不自由,导致大量的弃妇怨妇的出现,一些男人的负心弃义,使这种诗歌形式成为他们对负心人的憎恶愤恨的倾吐。
  (4)秃癞痢梳了个光光油鬓,缺嘴儿,点了个重重的朱唇,鼻头吹了个清清的萧韵。白果眼儿把秋波来买俏。哑子说话叫聋子去听。薄幸的人儿说着相思也,这相思终欠稳。[怨部六卷•假相思]
  这首运用了一连串的互相矛盾的意象,来譬喻“薄幸人”的心口不一,花言巧语。虽然词面中的憎恶色彩不是很强烈,但是对“薄幸人”的抨击却溢于纸面。
  2.博喻
  用几个喻体从不同角度,反复设喻去说明一个本体,又称“联比”、“复喻”、“莎士比亚式比喻”。①博喻在冯梦龙的文章中运用也很广泛。一般有两种类型,一是、一个本体,两个喻体,即两个喻体从不同角度来比拟同一个本体,能够更全面地表明本体的特征。
  (1)熨斗儿,熨不开眉间皱,快剪刀,剪不断心内愁。绣花针,绣不出鸳鸯扣。两下都是意,人前难下手,该是我的姻缘,哥耐着心儿等。
  冯梦龙在作评论时说道:“两下情都有,人前怎么偷,只索耐着心儿也,终须着我的手,亦佳。”这一段用了连续三个不同的意象来表达相思难平,而且这三个意象都是平常可见的东西,也是这些女子每天都不离手的物件,更反映出相思的无时无处不在。可谓妙也。
  (2)比你做水花儿聚了还散,比你做蜘蛛网到处去衔,比你做锦揽儿暂时牵绊,风筝儿线断了,扁担儿你不要担,正月半的花灯也,亮不上三五晚。
  又:同心带结就了,割做两半。双飞燕遭弹打,怎能勾成双,并头莲缠放开风儿吹断。青鸾音信杳,红叶御沟干。交颈的鸳鸯也。钓鱼人来赶。[挂枝儿•怨部六卷 比方]
  这组比方由实到虚,前一首写出恋人感情不专一,美好无法长久,用很细腻的手法将女性的心理活动,通过眼前的实景和联想到的虚景打比方,将人物的心理写的入木三分,十分贴切;第二首请两情相悦被拆散的痛诉,有情人难成眷属的伤感。通过“同心结”、“双飞燕”、“并头莲”、“鸳鸯”等美好意象来表现,与现实形成反差,变现恋人被人拆散的无助与无奈。
  (3)要分离,除非是天做了地;要分离,除非是东做了西;要分离,除非是
  做了吏.你要分时分不得我,我要离时离不得你.就死在黄泉路上也,做不
  分离鬼.[挂枝儿•欢部二卷 分离]
  冯梦龙对这首诗的评价是“说得煞落”。这里对感情的坚定与坚持让人想到了《上邪》中“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誓言,实在是情深似海。
  二、 超常规修辞格
  (一)双关
  “双关,是一种利用语音相同或相近的条件,或是利用词语的多义性,叙说对象在特定语境中的多解性来营构一语而有表里双层语义的修辞文本模式。”中国人对双关这一修辞格青睐有加,从最早的先民歌谣《诗经》开始,到汉魏六朝、隋唐五代,谐音双关几乎成为主流,民间的民谣、民歌、歇后语更多保留了谐音双关的影子。从构成特征来看,《挂枝儿》中的双关辞格可以分为谐音双关、语意双关两类。
  1、谐音双关
  谐音双关,即利用同音,近音的条件使词语具有两种不同的意思。
  (1)红娘子。叹一声槟榔气。有远志。随风子。不想当归是何时。续断甜如蜜。金银花费尽了。相思病没药医待他有日茴香也。玄胡索儿缚住你。
  (2)想人参最是离别恨,甘草口甜甜的哄到如今。黄连心里苦苦里为伊但闷。白芷儿离情字。使君子负恩人。半夏当归也。天南星彻夜等。[挂枝儿•想部三卷 药名]
  以上两首通篇在用药名入诗,表现女子对男子的思念,忘其早归,同时又害怕恋人的移情别恋,以药名起题希望能找到医治相思的药物,却有点出相思无药可医,以矛盾心理来表现女子对恋人的又爱又恨的情结。
  2、语意双关
  语意双关,即利用此语或句子的多义性使语境呈现两种不同的意思。
  (1)青天上月儿将奴笑,高不高,低不低。正挂柳枝稍。明不明,暗不暗。故把奴照。清光休笑我。且把自己瞧。缺的日子多来也,团圆的日子少。[挂枝儿•咏部八卷 月]
  (2)荸桃儿,两眼双垂泪。樱桃口,骂一声薄幸贼。契橄榄竟不想回头味。水梨心肠冷,莲心苦自知。这样虚头也。胡桃般打碎了你。[挂枝儿•咏部八卷 果]

  第一首初读似一女子与月亮在对话,互相揭短,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似女子的内心独白,哀叹与恋人分离的日子多,团圆的日子少。从不同的接受主体之间有着不同的表达效果。让人想起苏轼的名句“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另一首哟哦那个一连串的果名,先是暗示自己的美貌,一句“莲心苦自知”随未提相思一个字,但浓浓的相思已溢于言表。最后的发狠,也反照出女子对恋人的又爱又恨之情。
  (二)婉曲
  不直截了当的表达本意,只用委婉曲折的方式含蓄闪烁的言辞,流露或暗示想要表达的本意,称为“婉曲”。婉曲又可分为曲折、微辞、吞吐、含蓄四类。其中曲折类在《挂枝儿》中运用的最为广泛。
  (1)泥人儿,好似咱两个,捻一个你,塑一个我。看两下里如何?将他来揉和了重新做。重捻一个你,重塑一个我.我身上有你也,你身上有了我。
  男女主人公的感情是何等的强烈,他们已经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不可分离。但只是用“我身上也有你,你身上有了我”,委婉的变现出他们血肉与精神上的紧密联系。这首歌谣也暗含着男女平等的观念,“你”与“我”既然己不分彼此,就无轻重之别。这种要求男子专一的表白,其实质是要追求男女之间的平等权利,它深刻地反映了对封建男尊女卑的思想的反抗。民间歌谣往往作为一种“异端”声音的代表,唱出了对个人权利的尊重,对于真正纯洁感情的渴求。
  (2)隔花阴,远远地望见个人来到,穿的衣,行的步,委实苗条。与冤家模样儿生得一样俏。巴不能封跟前,忙使衫袖儿招―粉脸儿通红羞也,“姐姐,你把人儿错认了”〔私部一卷•错认〕
  这个少女显然还没有约会的经验,只从衣色步态来判断恋人,心情又是那样地急切,仅仅“远远地望见”,就“忙使衫袖招”,结果却颇为尴尬。来人风趣的答话,为这幕生活中常见的情景加浓了喜剧的色彩,一波三折,委婉曲折的表现了,少女怀春的羞怯。
  《挂枝儿》反映出了社会百态,因读者多数为城市居民,或女性居多,所以它从诸多的修辞手法入手,刻画了社会生活的许多侧面,以优美简练的语言和流畅的笔致描摹出各种情态和性格,显示出独特的才华和风姿,因而在文学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由于它适合一般平民的审美趣味,所以文中也参入了部分淫秽的内容,本文暂不作评论。
  参考文献:
  [1] [明] 冯梦龙 :《明清民歌时调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
  [2]崔小西:明代民歌述评,民俗研究,1997年02期
  [3]周玉波:明代民歌的诗学解读,淮阴师范学院学报,2005年01期
  [4]朱润东 :《中国文学论集》,中华书局,1983年
  [5]黄遵宪:《山歌题记》,《中国历代文论选》第四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
  [6]张相 :《诗词曲语汇释》, 中华书局,2001年08月
  [7] 曲彦斌 :《民俗语言学》 辽宁教育出版社,1989年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语言意识与语法教学

下一篇:探讨高校校园文化活动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