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农作物 >>侵吞国资,高智商夫妻连环敛财进牢房

侵吞国资,高智商夫妻连环敛财进牢房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6来源:网络

  丈夫敛财“三步”走

  
  吕国斌是长沙市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总经理助理,并在总公司下属的某贸易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妻子谢玲玲是企业的会计师。他们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一家人过着幸福甜蜜的生活。
  2003年,企业经济效益下滑,吕国斌和妻子的工资也大幅缩水。儿子读书要花钱,房子要交月供,生活日见窘迫。
  2003年5月的一天,大学同学徐健从加拿大回来,邀请吕国斌夫妇一起赴宴。席间,出手阔绰的徐健让吕国斌夫妇羡慕不已。
  
  回家后,吕国斌心想:“还不知道明天企业是什么样子,没准说垮就垮!就算不垮,就这样为国企卖命一辈子,也永没有出头之日。就这点工资,将来儿子考大学、出国读书,想都别想!趁着还在副总的位置上,赶紧捞点钱吧!”
  盘算了几天,吕国斌设计出敛财的招数:第一步,想法找到合作者,利用国家资金创办自己能一手操控的经济实体;第二步,利用手中的权力加上会计师妻子的协助,从国企变相捞钱;第三步,融资开自己的公司,利用资本运作滚雪球再开新公司,最后上市从股民手中捞钱。
  有了计划后,吕国斌找到徐健说:“老同学,你不是要投资做生意吗?我一个哥们是长沙市郊某乡乡长,他手下有一个金鑫大酒店,一直经营不善,那里靠近新的工业园区,两三年内一定会繁华起来。咱们何不联手,现在就拿下那酒店的经营权?”
  徐健一听,当即叫好。两人随后订出计划,各出资一半,共1500万元收购金鑫大酒店。当晚,吕国斌就把敛财计划向妻子全盘托出,最后说:“你是会计师,没有你的全力配合,我再有谋略也无法实现计划。”
  谢玲玲拉着丈夫的手说:“你一向正直,有才华,种种压力和不安全感,让你有了这样的念头,这我不怪你。但我得告诉你,我绝不允许你这样做!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你心里比我有数。我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平安地过小康日子。”
  吕国斌表面上点头,心里却没有放弃“突击敛财”的计划。
  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谢玲玲的同事王姐拎着一大堆礼物敲开了吕家的门,一脸愁苦地对吕国斌夫妇说:“我儿子大学本科毕业两年,两度工作,两次失业。请吕总看在我和玲玲同事的情分上,帮帮我儿子吧!”
  吕国斌答应试试,王姐千恩万谢地走了。关上门,吕国斌启发谢玲玲说:“看到了吧,她儿子是优秀的本科毕业生,找份普通工作都那么难,你愿意咱们的儿子以后也这样啊?”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谢玲玲终于同意了丈夫的敛财方案。
  
  夫妻使出连环计
  
  有妻子支持,吕国斌开始运作。首先,他以引进外资可享受国家优惠政策为由,向总公司上报,提出与徐健合作承包经营金鑫大酒店。总公司同意出资800万元与徐健合资成立天龙招商有限公司承包经营金鑫大酒店,承包期为10年,徐健的美丰公司和乡政府不参与经营管理,只收取固定回报。
  徐健是个精明人,知道“收取固定回报”没有多少油水,合同签订后应出资的88万美元一直不到位。吕国斌与妻子商量:“徐健这个态度,你看怎么办?”谢玲玲稍作思考说:“为避免损失,只能造假了。”吕国斌指使财务人员伪造外方投资的银行进账单,于2003年7月办理了中外合资企业营业执照,吕国斌受总公司委派担任天龙招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招商)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实际经营、管理金鑫大酒店。
  接下来,吕国斌开始实施第二步计划。他和妻子以虚假出资的方式注册了鸿发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发经贸),并担任了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吕国斌的预见准确:因长沙近年经济发展迅速,金鑫大酒店周边越来越繁华,酒店的入住率越来越高。乡政府虽然通过外包金鑫大酒店有了利润回报,但更多的利润却悄然落入吕国斌夫妻手里。
  2005年3月,吕国斌和妻子商量:“金鑫大酒店后面还有一块空地,我想找乡政府借钱,建一栋五层楼做娱乐中心。乡政府可以用金鑫大酒店作抵押贷钱出来。”谢玲玲认为风险太大,不同意。
  过了几天,吕国斌又对妻子说:“老婆,你好好想想,咱们借着那家空壳公司小打小闹,辛苦了差不多两年,连100万元都没有赚到,咱们只有建成自己的娱乐中心,才有可能赚大钱。你想想咱们儿子的未来,难道不值得赌一把吗?”
  每天都在风险和利润的煎熬中度过的谢玲玲,最后同意了丈夫的安排。
  吕国斌先以天龙招商扩大经营为由向陈乡长借钱,并许诺给陈乡长不菲的好处费,乡政府果真用金鑫大酒店作抵押贷来1480万元借给天龙招商。3个月后,吕国斌找陈乡长,说鸿发经贸想以100万元买下金鑫大酒店后面的地,且愿意“无偿”给予陈乡长鸿发经贸2%的股份,陈乡长当即答应。于是,双方签订协议将新天地娱乐中心的经营权交给天龙招商承包,承包期限为8年,每年鸿发经贸向天龙招商收取数额不菲的托管费。
  就这样,吕国斌让他的空壳公司鸿发经贸空手套白狼,不花一分钱即得到一家完全属于自己的“新天地娱乐中心”。
  为尽快还清鸿发经贸的所有欠款,谢玲玲机关算尽,授意丈夫在天龙招商采取截留金鑫大酒店营业款不入账、擅自提高自己工资待遇、伪造员工工资等手段捞取钱财。
  
  金融风暴下孤注一掷陷囹圄
  
  通过短短两年不择手段地大量捞钱,到2007年5月,鸿发经贸的欠款只有500多万元了。然而此时,吕国斌更贪婪了,他瞒着谢玲玲挪用鸿发经贸200万元资金交给股票经纪去帮他炒股,股票赚了,就能很快还清鸿发经贸的欠款,即使赔了,靠着新天地娱乐中心总能很快补上。
  哪知入市几个月,股票就开始跌。到了2008年,金融海啸袭击全球,国内股市指数大跌,吕国斌的股票血本无归,金鑫大酒店和新天地娱乐中心的生意也开始大幅下滑……
  9月底,吕国斌预感到一丝不祥。一周后,有人检举揭发了这对“剑走偏锋”的夫妻。 2008年10月19日,司法机关以吕国斌涉嫌贪污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谢玲玲涉嫌经济诈骗罪将两人刑事拘留。吕国斌和谢玲玲这对高智商夫妻机关算尽,最终却难逃铁窗之灾。
  面对审讯员,吕国斌低声哭述:“我不仅没能给妻子幸福的生活,还把她拖进了这个罪恶的圈套里,彻底毁了她的一生;我原本是想给儿子创造一个好的经济基础,到头来却让他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的抚养,是我的贪心,糊涂和自负害了一家人!现在我明白,留给儿子的不应该是不义之财,而是教他如何做一个正直、守法的人。我悔呀!”
  (卫东、宝珊、丽妮、宝河荐自《家庭》2009年1月下原标题为《侵吞国资千万,国企副总夫妻连环敛财进牢房》本刊有删节图:廖新生)

上一篇:白宫:微博外交在行动

下一篇:追寻“原始味”